官方微信 手机客户端
查看: 4776|回复: 9

怀念人民功臣—龙均爵(大深村的救火英雄)

发表于 2012-4-4 21:15: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小池 于 2012-5-13 00:37 编辑

2011070410082164_3504.jpg 全国著名救火英雄,我们的亲密战友龙均爵烈士,离开我们已经整整半个世纪了。人们常说,往事不堪回首。可是,1958年11月10日下午2时许,发生在福建省漳平市芦芝乡大深村那场大火,和那场大火中英雄人物的壮举,总是历历在目,时常浮现在我们的脑海里,仿佛就像发生在昨天。  
  那天下午,晴朗的天空飘着朵朵云彩,穿着整洁军装的均爵,在青山的怀抱中沿着山间小道,一溜风似地朝着华安梅水坑火车小站去迎接未婚妻邓惠坤姑娘。突然,对面复釜山上发生大火,火势迅速烧到山腰,直接威胁到潘洛铁矿,如不切断火路,509地质勘探队机械仓库将毁于一旦。均爵毫不犹豫,顺手折断一枝树枝,奋不顾身地扑向熊熊烈火,最后硬是用身躯将大火扑灭,他耗尽了最后一点力气,终于倒在了大火的余烟之中。国家数百万元的物资和大片森林被保住了,可我的同乡战友均爵却被无情的大火吞噬了。今天,作为他还活着的战友、同乡、一个老兵,是含着热泪向人们讲述着那已经遥远了的并已陌生了的故事,为的是对已故他乡51年的战友均爵兄弟的缅怀之情。  
  均爵牺牲后的当天下午五时,经部队领导批准,刚从辽宁铁岭高高兴兴赶到部队准备与相恋多年的均爵结婚的邓惠坤姑娘,来到部队的第一天,见到的竟是被大火烧得体无完肤的未婚夫尸体,她似晴天遭霹雷,跪爬在尸体前哭泣。我们真想上前去劝慰她一番,却又怎么也不忍心去劝阻她那已崩裂的心,任她那撕肝裂肺的嚎哭悲怆声在大山深谷中回荡……。在场的成百上千的首长、战友、群众无不用汪汪泪水,在祈祷着一个军魂,在谱写着一个普通军人那感人肺腑又催人泪下的祭文。  
  我与均爵是同年出生在天柱县邦洞镇大河边村侗家山寨贫苦农民家庭里。1949年的冬天,家乡解放,我们双双当上了民兵,配合进山来的解放军清匪反霸,搞土地改革。1951年6月,我们响应“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号召,同时参了军,在中国人民志愿军铁道兵第3师22团4营11连当战士。  
  1952年初,美国飞机对运输线上的大桥更加轮番狂轰滥炸,我们生死与共,总是在滴水成冰的夜晚跳进河里抢修铁路和公路大桥,始终保持铁路公路畅通。在异国他乡那艰苦卓绝的战争岁月里,我们随时都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将生死置之度外。再苦再累,我们从不哼一声,为的是早日打败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好回到祖国的故乡安居乐业,孝敬慈母的养育之恩。  
  朝鲜停战后,我们回国参加宝成铁路建设。在陕西高家坝河流放木排中,他带领全班战友们绕暗礁、冲险滩、避陡岩、探明河道,时时处处总是冲在前,被团里称为“勇敢的开路人”。  
  1954年秋,部队移防江西、福建修筑鹰厦铁路,他带的班被团里评为“优秀风枪班”。  
  到现在我们还清楚地记得,1959年4月21日,铁道兵政治部给他追记一等功,中华人民共和国内务部誉他为“救火英雄”。8月,《解放军报》社编辑出版《永不凋谢的红花》一书,颂扬均爵舍己为公的高尚精神。内务部长钱瑛、铁道兵司令员李寿轩、政委崔田民、福州军区政委兼福建省委书记叶飞、贵州省委书记周林分别题词表彰龙均爵烈士,并修建龙均爵烈士陵园。  
  龙均爵壮烈牺牲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他的英名曾隆盛一时,随后中国大地上英雄辈出。作为时代的英雄,他那惊天动地的悲壮事迹,一直在激励着后来人。陵园内那一块块墓志铭碑的记载就说明,人们将永远怀念这英雄,召唤着英雄。
      作为生长在龙均爵烈士墓所在地的我见证了烈士墓的破烂不堪,荒山野岭杂草丛生,无人问津。现在提起他的名字几乎很少人知道了,我们的人民、政府、国家,难道真的忘了这样一位人民功臣吗?我们敬畏英雄要歌颂英雄,怎么能让英雄孤单呢?
      我们建议烈士原所在部队或政府有关部门重修烈士陵园,让英雄无悔,让功臣的事迹后人传诵
发表于 2012-4-4 21:22:02 | 显示全部楼层
龙均爵(1932~1958年)

   1932年出生于贵州省锦屏县的一个侗族村寨——冲沟寨。两岁丧父。十岁时为维持生计,龙被迫给地主放牛。原定一年工钱350斤大米,但到年终却只给能买15斤盐巴的4000元法币。小龙有苦无处诉,回家对母亲说:“今后,就是饿死,我也不再给地主做工了!”
  1949年11月,侗寨解放了。次年,刚满18岁的龙均爵就当了民兵,参加剿匪斗争。1951年夏,他在身高不够参军条件的情况下,软缠硬磨,钻进新兵队伍中当了一名志愿军小战士,被分配到铁道兵团。这年冬天,他在朝鲜战场接受给卫生队盖防空洞的任务。在大雪封山,运木艰难的情况下,他创造了滑雪运木方法,不仅减轻了劳动强度,还大大地提高了工效,提前完成了任务,荣立二等功一次。他不怕苦不怕累,组织上分配他打石碴,他却要求去干重活——打炮眼。别人一天打不到一米,他却一天能打两米三。由于他处处带头,抢挑重担,1953年春,光荣地加入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
  朝鲜战争停战后,他回国参加宝成铁路建设,在建设中又创造了流水运木方法,受到部队表彰。
  1955年秋,他参加修筑鹰厦铁路。他的班负责这条线路上最长最艰巨的钱坂至割坂隧道的开挖任务。1956年夏,他为使新战士尽快掌握打眼掘进技术,向新战士讲解钻机原理,手把手地教。他一连几天寸步不离地在旁指导。新战士缺乏经验,常把钻花打掉。打掉一个钻花国家就要损失70元钱,为节约资金,他利用收工时间去掏钻花。常为一颗钻花掏到天亮。战士们知道后十分感动,决心学好技术,不打掉钻花。不久,班里打掉钻花的事就大大减少了,打炮眼的效率迅速提高。他的班被评为“龙均爵优秀风钻组”,自己荣立三等功,1956年10月30日,他被批准为中共预备党员。他向党宣誓:“要学习董存瑞、黄继光那种对党对人民无限忠诚的精神,为人民的事业,必要时献出自己的生命!”
  鹰厦铁路建成后,他被派到沙建十一工程段维修线路。1957年超期服役到期后转为留队职工。
  1958年夏,漳泉铁路开工,他受命编入先遣队,开往漳平大深,接受为筑路大军盖3800间营房的任务。上级要求盖房材料就地自己动手解决。他们到达大深的第二天,全队上山砍伐木材,砍了一天,结果所备木材还不够盖3间房。照此进度计算,盖好全部营房需花三年多时间,而筑路大军几个月后就要开进山里来。为此,大家十分焦急,几次开会研究解决材料难题。龙均爵想用家乡搭竹棚的办法盖营房,可是他一连几天围着大山转,都未发现附近有竹林。后来又走访了附近大多数居民,听一位老人说,北山山下有竹林,第二天他独自朝北山寻找。一连翻越了3座高山,累得精疲力尽,仍未见到竹林。这时已是下午两点多钟了,他忍着饥渴,又爬上一座高山,突然发现山下有一片翠绿的竹林。他进入竹林估算了一下,约摸有5万根毛竹,足够盖1000多间营房。他高兴地回到营地,已是晚上10点多钟了。第二天一早部队组织一批民工进山砍竹。而龙均爵在带民工到达竹林后,又翻山越岭去寻找竹林。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又找到两片更大的竹林,解决了盖营房的全部竹料。接着他又设法以竹篾和竹楔代替铁丝和铁钉紧固竹棚,为国家节约大笔资金。这两个主要难题解决后,工程进展十分迅速,一个多月后,一排排整齐别致的营房奇迹般地出现在这荒山沟中。整个工程比原计划提前3个多月完工。部队又一次给他记了三等功。
  接着,筑路大军进山了。他又担负起0—13公里路段桥涵工程的民兵施工技术指导。他负责的路段共有11座桥涵。他每天起早摸黑,东巡西查,指导各桥涵的施工,及时解决技术难题。晚上还组织各小队技术小组上技术辅导课,给技术骨干讲解施工技术和传授修筑经验,使辖区内的工程进展快,质量好。
  11月8日,正当他为自己创造的优质高产记录高兴时,他突然接到远在辽宁铁岭的未婚妻邓惠坤的来信,说她要来福建和他结婚,将于11月9日到达梅水坑车站,请他准时去接她。龙均爵掩饰不住心中的喜悦,将喜讯告诉了同志们。民工同志们主动利用下工时间为他收拾和布置新房,领导也特地批准他明天休息一天,准备点糖果、香烟,当晚就举行婚礼。均爵高兴得一夜没睡好,天刚亮,他就到各个桥涵工地布置工作,直到过午才回到驻地。他匆匆吃了点饭,看距离火车到达车站只有一个多小时了,就喜孜孜地洗了脸,换上一套干净的衣服,要去接新娘。就在这时,一位民工惊慌地跑来向他报告,说山上着火了。
  均爵急步跨出工棚,只见西南方3里外的覆鼎山上升起一股浓烟。他想到,那里有潘洛铁矿,有509地质队的汽油库和机械房,若大火烧了矿区和油库,那国家将遭受巨大损失。为保护国家资财和人民的生命安全,他通知各队民工紧急集合,上山灭火,同时向领导报告。他转身拿起一根扁担,朝山上飞跑。路上民工们看见他时,都劝他快去接新娘,别上山参加灭火。他头也不回地说:“接爱人迟一点没问题,救火晚一点可不行”。他一阵风似地跑到前面去了。
  均爵跑到覆鼎山前一看,大火已烧到半山腰。南边是深山密林,北面就是矿山和仓库。大火吞噬着山林,龙均爵心急如焚。他带领民工冲上北坡,追打山火,就象追打拒不缴枪的敌人。
  浓烟翻滚,烈火腾飞,火苗象一头头狰狞的怪兽,猛扑山脊。均爵见势大喊:
  “同志们,冲上山脊,绝不能让火接近仓库!”
  他边喊边跑,绕到前面,迎着火头猛打。一处打灭,一处又起。突然一阵旋风卷来,风助火势,顷刻把均爵包围起来了。
  “老龙,快往后退!”一个民工惊叫着。
  但均爵没有后退,抡起扁担横扫烈火,打开一条缺口冲了出去。他继续领着民工往山脊上扑火。经过一阵搏斗,扑向仓库的大火终于被截住了。但南面的红流却飞快地漫过山脊,向后山延烧。
  这时,距离较远的部队和民工已陆续赶到。会合后,决定采取迂回包抄战术,分头围歼。
  天,渐渐黑下来。大火却把覆鼎山上空照得一片通红。山火被分割成一块块,一圈圈,越围越小。此时,大部分人在南边灭火。但北面有几个坳口死灰复燃,龙均爵独自过去扑救。待南边大火被扑灭时,通讯排长李玉发忽然发现北边有一人被火包围住了。急问前面民工,才看清楚是龙均爵。他们看到老龙正毫无惧色地扑打着。他从火圈中冲出来,衣裤全着了火,成了一个火神。
  李玉发站的地方距北面有一道断崖,过不去。他急忙大喊:
  “均爵,快往右边跑呀!打几个滚……”
  没有人知道均爵是否听到李玉发的喊声。只见一阵山风吹过山脊,随着一股浓烟,腾起一股烈火。人们已没再看见龙均爵的身影。
  山火全被扑灭后,人们却找不到均爵。大家心里笼罩着一层阴影。不顾疲倦和饥渴,踏着焦土上山寻找。他们在通往铁矿和仓库的山坡上,发现了龙均爵的尸体。
  人们含着热泪,怀着崇敬的心情在他的遗体面前摘下帽子,深深地鞠躬,悼念!
  铁道兵8503部队追认他为一等功臣。中共福建省委第一书记叶飞,贵州省委第一书记周林,铁道兵司令员李寿轩、国务院内务部长钱瑛为他题词立碑,以志悼念。
发表于 2012-4-5 00:39:52 手机发布 | 显示全部楼层
值得赞赏,值得学习
发表于 2012-4-5 09:25:01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书的时候有听过,必须顶
发表于 2012-4-27 17:10:36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书的时候,每年清明学校都组织全校师生前往烈士墓祭扫,花圈都是我们自己做的,陵园里还有不少石碑,雷锋的日记里也有记载的。
发表于 2012-4-27 22:57:01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 石碑都断了 杂草重生 都没有人管了!这些政府的官员在干什么???????
发表于 2012-5-3 13:17:55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学的时候,每年都去给龙钧爵 扫墓。难道现在学校清明节没有去了吗
发表于 2012-5-3 13:36:28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呀,现在谁去呀,所以政府在不组织,英雄就是这样被淡忘了
发表于 2012-5-11 22:48:0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想说现在的孩子和老师都不知道大深还有这样一位英雄烈士的存在了,
发表于 2012-5-11 23:00:41 | 显示全部楼层
壹只~猫的旅行 发表于 2012-5-11 22:48
我想说现在的孩子和老师都不知道大深还有这样一位英雄烈士的存在了,

肯定小孩子肯定都不知道,因为连扫墓都不组织了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